中国史上最有趣的诗,治愈所有不开心,笑死人不偿命!

9 谨慈 1年前 153次点击

打油诗以俚语俗句入诗,押韵、却不太讲究格律,通俗有趣,质朴别然。就连李白这样才华横溢的大诗人,也曾经作过打油诗。

《戏赠杜甫》

唐 · 李白

饭颗山头逢杜甫,顶戴笠子日卓午。

借问别来太瘦生,总为从前作诗苦。

李白做诗信手拈来,而杜甫作诗精雕细琢,两人虽是好友,风格完全不同。这天,李白在路上行走,恰巧碰见杜甫,发现他又变瘦了,于是调侃他:“老杜,是不是整日作诗,累得消瘦?”

 02 

又是一年大雪纷飞,被称为“扬州八怪”的郑板桥,初到扬州,穷困潦倒,只能暂住焦山别峰庵。这天,他冒着风雪前往小玲珑山拜访好友,正遇到一群读书人正在赏雪吟诗。他们见郑板桥身着粗布衣,以为他不懂作诗,便故意为难。哪知郑板桥不慌不忙、不动声色地吟道:

《咏雪》 

一片两片三四片,五六七八九十片。

千片万片无数片,飞入梅花总不见。

前三句看似平平常常,众人哈哈大笑,到了第四句,一下子将全诗从低谷推向奇峰,在座之人无不惊叹。

这个故事是不是有些眼熟?没错,《宰相刘罗锅》《还珠格格》,都出现过这个桥段,只不过主角变成了乾隆和刘墉、乾隆和紫薇。其实,乾隆真的仿照《咏雪》作过一首诗,名字叫《飞雪》。

《飞雪》

一片一片又一片,两片三片四五片。

六片七片八九片,飞入芦花都不见。

这也是乾隆近三万首诗里,唯一一首入选小学语文教材的诗,不是因为这首诗多好,只是为了教小朋友认识汉字一到九罢了。

 03 

说起郑板桥,他留下的打油诗可太多了,作为扬州八怪之一,才华横溢,也确实很“怪”。

那年,他任潍县知县,知府大人路过,他却不肯出门迎接,知府大人自然心生不满,衙门后堂的酒宴上,便用筷子指一河蟹说:“此物横行江河,目中无人,久闻郑大人才气过人,何不以此物为题,吟诗一首,以助酒兴?”

郑板桥略一思索,吟道:

八爪横行四野惊,双螯舞动威风凌。

孰知腹内空无物,蘸取姜醋伴酒吟。

螃蟹虽然这么神气,肚子里却没有什么货色。它只能借助作料,作为人们下酒的小菜。言外之意,讽刺知府没有真才实学,只会借着官衔耍官威,知府听后也没法发作,只能吃个哑巴亏。

郑板桥性格直率,吏治清明,以至于家徒四壁,半点值钱的东西也没有,一天夜里,有小偷摸进家门,郑板桥听见了脚步声,便吟了一首打油诗。

《赠小偷》

细雨蒙蒙夜沉沉,梁上君子进我门。

腹内诗书存千卷,床头金银无半文。

出户休惊黄尾犬,越墙莫碍绿花盆。

夜深费我披衣送,收拾雄心重作人。

我这里除了书,什么也没有,赶快走吧,别再偷东西了,好好做人!幽默中还带着一丝意味深长,作为百姓官,最渴望的不就是天下无贼?

也正是怀着这样的心境,才能写出这样的句子:

 04 

明朝第一才子解缙,也是个打油诗高手。18岁那年,他在乡试中考上了第一名,春雨如酥,春风得意,他大步走在马路上,却摔了一跤,乡亲们见状哈哈大笑,解缙却不慌不忙,拍了拍早已湿透的衣裳,吟道:

春雨贵如油,下得满街流。

跌倒解学士,笑煞一群牛。

都怪是春雨像油,又湿又滑,我滑倒了不要紧,别笑坏了旁边的牛。既为自己解围,又调侃笑话他的人,风趣又机灵,逗得大家再次大笑。

后来解缙进京做官,以机敏闻名,深得皇帝喜爱,有一次,朱元璋想考考他,便说有位妃子生了个孩子。解缙马上答道,“吾皇昨夜降金龙。”朱元璋眼神一凛,“是千金。”解缙头一点,不假思索地说,“化作仙女下九重。”暗中松了一口气。谁料朱元璋摇了摇头,叹气说,“可惜死了。”解缙皱了眉,接道,“料是人间留不住。”朱元璋说,“丢到金水河去了。”解缙点点头,答道,“翻身跳到水晶宫。”

每一句都是急智,每一句都是才思,若非心中藏有万卷书,哪能这么开卷有益?

如此的故事纪晓岚身上也曾发生过,有次参加位老太太的寿宴,他一上来就是“这个婆娘不是人”,全场哗然,老太太的儿子们都想打他了。他又补了句,“天上王母下凡尘”,妙哉。

然后,纪晓岚又调皮了,“生的儿子都是贼”。啊,儿子们觉得非打不可了。他却笑眯眯,“偷来蟠桃献母亲”。大家都笑着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04 

说到有趣的灵魂,怎能没有我们的大文豪苏轼,他生性诙谐爱开玩笑,哪怕生活苦闷,也能乐得开心。这天他看琴师在弹琴,曲声悠扬,思虑一番,玩心大起,感慨道:

《琴诗》

若言琴上有琴声,放在匣中何不鸣?

若言声在指头上,何不于君指上听?

——仔细一想,不由感慨,此问有理!

他是个不折不扣的“损友”,爱拿朋友开玩笑,他有个朋友叫陈季常,有点惧内,每次找他喝酒游乐,必然会引得陈夫人发怒,这天东坡又来找季常聊天,谈到深夜不眠,陈夫人突然呵斥,吓得季常柱杖都抓不稳,事后,东坡打趣这位朋友:

《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》(节选)

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。

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

——“河东狮吼”由此风靡。

他还有个好友叫张先,八十岁时娶了十八岁的小妾,依苏轼的性子,肯定是要调侃他:

《戏赠张先》

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

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

张先和陈季常都是老实人没有回怼东坡,苏小妹可毫不客气,两人互怼起来就有意思了,苏小妹额头高眼睛凹,苏东坡就说:

未出庭前三五步,额头发到画堂前。

几回拭泪深难至,留得汪汪两道泉。

苏小妹看了一眼哥哥的马脸,笑了笑,答道:

天平地阔路三千,遥望双眉云汉间。

去年一滴相思泪,今年还未到腮边。

有趣有趣,实在有趣,好友之间的互损,既幽默,又风雅,生活嘛,无非是笑笑别人,再被别人笑笑,不管生活多难,都要取悦自己,抓住苦难,绝地反击,活成有趣的样子。

共 1 条评论

哈哈哈。如果没有一点笔墨还真驾驭不来

添加一条新评论

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去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