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种生子引发的惨案

8 墨纸一笔画惆怅 1个月前 120次点击

罗家的独苗苗罗林婚后没过几天,就在工地上遭遇意外。

他从四五米高的脚手架上掉了下来,落地时,双腿骑在一堆乱石头上,裆部瞬间鲜血淋漓。他“嗷”了一声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等他在医院醒来时,下肢已缠满纱布。妻子美娟哭哭啼啼地守在一旁;老母亲红着眼眶,似乎也哭过了。

见罗林醒了,老母亲长吁一口气。美娟也边抹泪边挤出了一抹微笑,不过眼神里似乎忧心忡忡。

躺了近两个月,罗林终于能下床走路了。不过走两步就得歇息一阵。那会儿的他脚上没劲不说,胯间也疼得厉害,每走一步,都犹如针扎一般。

幸赖一家人照顾得比较周到,罗林一天天变好了。双腿越来越有劲,眼看着能一口气走到大门口了,能走到田间了,后来还能走着赶集了。笑容又喜灿灿地回到了罗林的脸上。

可是,这笑容在罗林的脸上还没暖热,就风卷残云似的消散了——在那方面,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每每看到妻子美娟意外且失落的眼神,自责的情绪让他更慌乱,也更无继续下去的兴致了,于是只好偃旗息鼓,蒙上被子羞愧地转过身去。

转眼几年过去了。罗林私下里去过不少医院,中西药吃了,药膏抹了,针也扎了,火疗也试过几次,可那里就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似的,一点不听使唤,使尽浑身解数,依旧软塌塌得像是条垂挂的死蛇。

于是,罗林整日闷闷不乐的。每当听到街上有小孩子吵吵闹闹的声音,或是听说谁家又生娃娃了,他就更加心绪不宁了。

人一烦,也就没了好脾气。

妻子美娟但凡弄出点大动静,他就恶语相向,话里带着闪着寒光的刀子。妻子美娟知晓丈夫的苦闷,从不顶嘴,一直默默地忍受着,就连打个喷嚏,也都紧紧捂了口鼻,生怕引起丈夫的不快。

日子就这样别别扭扭窝窝囊囊地过着。村里人也都慢慢习惯了两口子怀不上孩子这件事。

可突然有一天,美娟却挺着个大肚子踱出了家门。众人这才意识到,是有一阵子不见美娟露面了。

众人又惊又喜,围着美娟问道:“是去医院看好的,还是在庙里求好的啊?”

美娟轻轻摸着肚子,微微浮肿的脸颊飞上一朵红云。

“医院看好的,还有两个月就生产了。”美娟还没开口,罗林就高声喊道。

于是,众人纷纷点头。有夸罗林好命的,也有祝愿美娟会生下大胖小子的。两口子含笑应承着,一圈儿走下来,脸上都笑出褶子了。

孩子呱呱落地,是个男娃,粉团一般,可爱无比。罗家后继有人了,一家人自然喜不自胜。街坊们也纷纷提篮携物过来道喜,一时间,罗家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。

街坊们看到孩子,自然免不了评头论足一番。这个说,孩子的眼睛像美娟,双眼皮,水汪汪的,看着就招人稀罕。那个说,孩子的鼻子像美娟,高高挺挺,长大指定是个帅小伙。还有的说,孩子的嘴巴像美娟,薄薄滑滑的,那嘟噜嘟噜往外吹泡泡的样子,真像画里走出来似的!

街坊们夸了一圈,却没有一个说孩子长得像罗林的。后来有人不经意地问了一嘴:“罗林,你看孩子哪里像你?”

罗林的脸霎时红了,他挠了挠头皮,头屑漫天飞舞。盯着孩子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后,最后指着孩子胯间那撮蠢蠢欲动的“小蚕蛹”,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都一个个眼瞎啊,这地方最仿(像)老子!”

话糙理不糙,众人哈哈大笑。

孩子罗小果逐渐长大,眉眼里似乎总能找到美娟的影子,而罗林,众人却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。

有次,罗小果与一群孩子比赛斗鸡眼,有大人在旁边看哈哈笑。也不知是谁梦呓似的提了一句:这罗小果咋看着有点儿像斗鸡侯啊。

这句话一出,就像是一根火柴丢进了棉花堆里,火苗势不可挡,呼呼啦啦地传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。

于是,每次看到罗小果,人们就将眼前的他跟记忆中的斗鸡侯比较一番,还别说,都是扁头,都是高鼻梁,都有点大舌头,就是罗小果不是斗鸡眼——可这孩子故意装出斗鸡眼的样子,简直太像斗鸡侯了。

莫非,罗小果真的是斗鸡侯的孩子?

斗鸡侯跟罗林家毗邻而居,论年龄,他比罗林要年长七八岁,家里有三个儿子,个个都长得生龙活虎,而且个个都没有遗传他爹的斗鸡眼。如果当年罗林真的动了“那种”心思,斗鸡侯可是极好的人选。

这边众人还在猜测着罗小果的身世之谜,罗林和斗鸡侯就闹起了矛盾。

那年春季,斗鸡侯翻盖屋子,在布置屋后的阳沟时,与罗林起了争执。

当时,斗鸡侯正用铁锹挖着土,罗林走了过去,指了指一旁的一株老花椒树说:“老辈定过灰撅了,就在花椒树脚下,侯哥你越界了。”

斗鸡侯抬头,两个黑眼珠子几乎要挤到了一起,“哪越界了,我心里有数!”说着继续低头挖土。

罗林上前一把抓住铁锹的木柄,把声音压得很低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都是多少年的邻居了,撕破脸可就不好了。”

“吓唬谁呢……就算我越界了,你让出一两尺又咋啦?”斗鸡眼流里流气地回道。

“祖辈们划定的地界,一寸都不敢丢,不然可让祖宗们蒙羞了。”罗林故作轻松地笑着说,但一步都不退让。

见罗林较了真,斗鸡侯将铁锨往地上一插,撸起袖子,骂骂咧咧地推了罗林一把:

“你小子这会想起祖宗来了,这会知道不让祖宗蒙羞了,当年你把媳妇送我床上时,咋不怕祖宗蒙羞,啊?”

斗鸡侯连珠炮似的发问,让罗林难以招架。他脚下一个不稳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脸红得似乎在往外滴血。

众人怕事情继续闹大,赶忙过去打圆场。一场风波暂时停息。此事之后,众人都知道罗小果是斗鸡侯的种儿了。

又过了两年,眼看是腊月底了,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货,憧憬着过个热闹祥和的大年。

那天傍晚,众人听到斗鸡侯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,起先还以为是斗鸡侯又在酒后打骂孩子,可听了一会,觉得不对劲,因为没听见孩子尖利的哭声,只听到了大人那种有来有往的粗哑的吼骂声。

众人围了过去,见到了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斗鸡侯和罗林。

罗林指着斗鸡侯的脸大骂:“前前后后借了老子快一万了,年底来要账,他妈赖账了!”

斗鸡侯不甘示弱:“说我欠你的钱,拿出证据来,若是有白纸黑字,我一个屁不多放,一分钱不少你!”

“老子当初是信任你,才借给你,哪想到你会赖账啊!”

“赖账?我还说你是讹人呢?”

两人唇枪舌剑,各说各的理。

最后,斗鸡侯烦了,扇了罗林一巴掌,嚷嚷道:

“老子给你家播了种,你还不知道感恩……就算老子欠了你的钱,你当买种子,买化肥,买香火得了,出来嚷嚷什么,活该你那根东西没用!”

罗林一听斗鸡侯又提这事,大叫一声,疯狗似的扑上去,一口咬住斗鸡侯的耳朵,任凭斗鸡侯捶他揪他,他死活不撒嘴。最后,咬下来斗鸡侯的半扇耳朵。

斗鸡侯摸了摸残缺的耳朵,也恼了,顺手抄起铁锨冲向罗林。罗林躲避中从窗台上拿了把剪子。剪子和铁锨撞击在一起,火星四射,看得让人揪心。最后众人又拉又抱,才将二人分开。

本来罗林的情绪已经安抚下来了,那边斗鸡侯又刺激了他一句“硬不起来的怂货”,罗林腾地起身,举着剪刀插向了斗鸡侯的脖颈。斗鸡侯先是公鸡似的啼鸣了一声,脖子一伸,鲜血喷涌而出,倒了下去。

斗鸡侯被送往医院时,人已没了气。后来,罗林因意外致人死亡,蹲了十年牢房。没等到罗林出狱,他的妻子美娟就带着孩子改嫁了。

等罗林出狱回到家时,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,父亲也已风烛残年。因为蹲过牢房,罗林一直没娶上媳妇,至今还是孑然一人,日子过得孤独凄苦。

有时候,看到罗林孤单的背影,村民们不由得议论:如果当年他没有选择斗鸡侯借种生子,是不是就不会出现杀人、蹲牢、妻离子散这些事儿了?

有的说不会,有的说那可说不准。也是,世事苍茫,有太多事让人无法预料了。人活一世,平安顺遂便是大福。可这种福气,有些人是注定与之无缘的,比如罗林,比如那一个个命运坎坷的可怜人儿。

目前还没有评论
添加一条新评论

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去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