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疑故事:拨不通的号码

6 墨纸一笔画惆怅 1年前 179次点击

1.跟 踪

有人跟踪我。早晨的肯德基没什么人,可是我知道,她跟着我进来了。

就在我松了一口气,没有看到她人影的时候,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请把手机借给我。”

我疯了一般地弹起,想要逃离,却被她抓住了衣角。

“你要干什么!为什么缠着我!”我不敢碰她,只能用手抓着衣角的另一边,想要大力扯开,但她却死死抓着不放手。

“我……我只想借你的手机用一用。”她平静地说道。

我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是我?”我不理解,大街上那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是我。

挣脱不开她,我只能将手机递给她。她二话不说一把抢过,然后捧着我的手机,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不远处。

周围的人渐渐散去,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等着她。她一直拨一直听,但从未开口讲一句话,即使我心里有不耐烦,但也不敢上前要回我的手机。

大概五分钟过后,她似乎终于拨通了,然后笑容诡异地看向我,我心里发毛地躲开她的视线,至于她说了什么,我完全没有听见。

“还给你,谢谢。”她露出满足的笑脸,用脏兮兮的双手捧着手机递到我面前。我不想多说一句话,立刻拿起手机往外跑去。

“真是个怪人。”我走出很远,放慢步子,打开手机查看她拨打的号码。

那是一串根本不可能拨通的号码:13131313131。一大早就遇上疯子,真是太不吉利了,我心里想着将那个手机号码删除,然后深呼一口气,朝着警局的方向走去。

可我身后的角落里,似乎总有一双眼睛,锐利地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,像个发现猎物不肯松口的野兽。

2.陌 生 人

我接完最后一个电话,整理了一下今天报警来电的信息。

我是一个警局的接线员,负责登记每天的报警电话,但大多数都是无聊者的消遣,很少有几个正儿八经打电话求救的。不过也对,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事。

下班了,我来到公交站台等车,平常我都是走路回家,但今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,我有些害怕。

我晃了晃迷糊的脑袋,踏上了回家的公交,这个时间段公交上人并不多。我坐在后排的位置,安静地戴上了耳机。

突然,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。

“喂,您好,请问是哪位?”我按下接听键。

对方一直不说话,手机里只有嗞嗞啦啦的声音,像是电流的声音。

我掏出手机,想看看来电显示,正在此时,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女人声音“:为!什!么!”

女人的声音很尖,着实吓了我一跳。我立即扯下耳机,当我想看看是谁的恶作剧时,电话被对方挂断了。

我打开通讯录,一分钟前的电话号码,竟然是早上那个疯女人拨打的电话!我的手心冒着冷汗,双腿也在发抖。

车,到站了。

车门缓缓打开,早上遇到的那个疯女人竟然站在公交站牌处,死死地盯着我,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!

“你到底下不下车?”司机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“哦……哦,不好意思,这站……我不下,我是下一站。”我立刻躲进车里,车门在我面前又缓缓关上。我的余光止不住地瞟向车外,她一动不动保持着刚才的的动作,像个塑料假人一般。

我从下一站下了车,然后朝家里走去。我不知道她是谁,也不懂她为什么要缠着我,或许,这一切只是个巧合?

3.跟 踪

楼道里灯光有些昏暗,显得有些恐怖,我暗骂了自己一句“神经病”,然后从包里翻找着钥匙。

“请把你的手机借给我。”突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我被吓了一大跳,是早上那个女人!她此刻站在高我一头的台阶上,半弯着身子贴向我。

我快速掏出钥匙打开门,大力地一把将门关上,“嘭”的一声将她关在门外。她还在楼道里重复着那句话,像个卡带的录音机。

“你赶快走!再不走我就报警了!”

我掏出电话,迅速拨打110,并且打开扩音,以此来警告她。

门外没了声音,我蹑手蹑脚地趴在防盗门上,从猫眼中往外瞄去,门外的她不见了。

“对不起,我打错电话了。”我对着电话的接线员道歉,然后挂掉电话。

她到底是谁?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我认识她?我的脑袋里有一堆的问题,像是浆糊一般扰乱我的思维。我找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,因为我真不记得自己是否认识她。

一天的麻烦事折磨得我精疲力尽,渐渐陷入沉睡的我,并没有听到防盗门外,细微且尖锐的声音。那个疯女人此刻蹲在门口,用长长的指甲,一下一下抠着门上的油漆。她时不时地停下,耸耸肩膀,像是压抑着笑。

她站了很久,最后在墙面上用红色的油性笔,写下“借我手机”。

4.已 死 之 人

我被防盗门外喧闹的人声吵醒,昏昏沉沉地坐起身子,揉了揉酸痛的胳膊,起身打开防盗门。

门口围着两三个大妈,胳膊上戴着红袖章,她们似乎被我的举动惊吓到,瞪着眼睛看着我。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不解地问道“:怎么了?有事吗?”

其中一个大妈摇了摇头,指了指地上和墙面,示意我自己看。

我探出半个身子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门口和墙面上不知被谁厚厚地泼了一层又一层嫣红的油漆,像是血迹一般。

“这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我皱着眉,生气地问道。

她们摇了摇头说并不知情,只是接到邻居的举报,才赶来一探究竟。这栋小区年头很久,一楼楼道口的监控器早就坏得只剩一个破壳,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杰作。

“您是张小姐吧?还请您近两天抓紧时间清理一下,否则街坊邻居的都不方便。”居委会大妈苦口婆心地对我说道,“这要是得罪谁了,牵扯到周围的人也不太好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知道了。”我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关上了门,门外的大妈们还在小声嚼着我的舌根。

我打电话给同事让她今天替我一天班,我需要请人清理楼道那些油漆。

刷牙洗漱完毕后,清理人员也刚好到达,我大概提了几个要求,他们便开始动工。突然,我看见在一块不起眼的空白处,有一句用油性笔写下的话——借我手机。

这一切都是那个疯女人干的!她肯定是昨晚趁我没注意写下的!

我决定报警,如果继续被那个疯女人折磨骚扰,我想我会发疯吧。

第一次被同事面对面问笔录,我感觉十分别扭。他看了我一眼,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清了清嗓子问道:“请问您要报警?”

我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,然后点了点头:“嗯,最近我被一个女人骚扰了,她不仅跟踪我,昨天还在我家门口泼了油漆。”

“什么样的女人?”他快速记录着,嘴也不停地问我下一个问题。

我想了想:“她是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,前些日子一大早便缠着我要借我的手机打电话,后来我发现她跟踪我找到我家。我并不认识她,也不知道她是谁。”

同事挠了挠脑袋继续问道:“有没有照片,或者详细地表述一下她的外貌。”

说实话,我并没有认真地观察过她,只记得她穿一身脏破的红白相间的衣服,头发杂乱地披散到肩膀。

“哦!我想起来了!她眉间有一颗红痣,手上有一处疤痕。”

“张姐,你怎么在这儿?”跟我关系很好的警察小王,拿着档案从我身边经过,“南街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,年龄三十二岁,身高一米六四,就是这个。”

小王从档案中抽出几张照片摆在桌面上,我无意间瞟到了照片上尸体的正面。

正是那个跟踪我的女人!我惊慌地从桌子上拿起照片,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。他们一脸惊讶地看着我,对我的举动很是不解。“ 就…… 就…… 是……

她!”我手抖着将照片放在桌子上,恐惧地盯着照片上那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。

“张姐你怎么了?你认识她?法医鉴定她死亡已经超过一周了……”小王将照片收起,随后说了什么话我都没有听清,只是呆坐在位置上。

这个女人…… 已经死了……一周……

那我碰见的是什么?

5.敲 门 声

照片上的那个女人,就是跟踪我的那个疯子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,居委会大妈贴了一张纸在我家门口,上面洋洋洒洒写了长篇大论,无非就是批评我墙面清理得不够彻底。

我开门随意坐在沙发上,狠狠灌了一大杯凉水,凉意刺激着牙龈,让我渐渐清醒过来。

我深呼一口气,觉得没必要这么紧张,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鬼。

我来到书房打开电脑,打算投诉清洁公司。等我刚打开浏览器,就“刷”地跳出一个帖子,帖子的名称叫《我经历过的灵异电话号码》。

我随意地往下翻看,帖子是一个匿名人发的,整篇的讲述都是楼主的亲身经历。

总结一下就是楼主接到了一个灵异电话,电话号码十分诡异,且里面发出类似女人尖叫、僧人念经等奇怪的声音。

我翻到楼主最后的一贴,那个电话号码被其用大大的红字写了出来。

13131313131 !

我立刻掏出手机,打开通讯录,将上面那个女人拨打过的号码,与电脑屏幕上的进行对比。

我揉了揉眼睛,这两个电话号码一模一样,我颤抖着双手不知所措,喉咙上下做着吞咽的动作,但口中干涩。

我慢慢拨通这个号码,将手机举到耳边,里面是“嘟嘟嘟”的声音,但却没有人接通,也没有运营商客服的友情提示。

我用另一只手握着鼠标继续浏览着帖子,帖子后面的跟帖大多数是说,楼主骗人,或者此号不通。

但也有几个人表示自己真的打通了电话,也真的听到了楼主所表述的声音。不知道他们是有趣的娱乐,还是真的亲身经历。

电话一直“嘟”了半天,都没有接通。我本想关掉,听筒里却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。我被吓了一跳,但当我仔细听清楚后,才平静下来,只是客服的提示罢了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。”电话另一边的机器声一字一顿地念着这句话,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。

女人的声音沙哑且带着怪调,背景音似乎是某种佛教歌曲,歌声很小但仔细听还是能听清一两句。女人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,语速越来越快,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尖锐刺耳。

我吓得失手扔了手机,它竟突然被打开了免提,诡异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我缩在角落里,手机里的女人顿时停住了,只有细微的音乐声。

“砰砰砰!”有人在大力地敲着门,我不知道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,还是有人在我家门口。

“谁……谁啊?”我发着抖地询问着,却无人回应我。没办法,我小心翼翼地向着门口一步一步走过去。

最后,我站在门口又提高音量问了一句“:谁……谁敲门啊?你是谁?”

门外依旧静悄悄的,我趴在猫眼上向外看去。

“快开门!把你的手机借给我!”门外传出那个女人的声音,她此刻就站在我家门口,脸贴着猫眼。

我们之间就只隔了一层门板,我的身体似乎感觉到阵阵凉风刺骨。她说完那句话后,便一直站在门口,“嘿嘿嘿”地傻笑着。

6.往 事

我凄惨地大叫一声,连滚带爬地跑回房间,可手机却打不通了。

我像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任人宰割的家畜,我听见她似乎正在想办法打开我家的门。呆立在客厅,我无意瞟到电脑还亮着灯,立刻冲过去想向朋友求救。

浏览器的页面上依旧是那个帖子,我的手发抖得握不住鼠标。光标似乎根本不受我的控制,它一直在缓慢地下降,我仔细地看去,有一帖这样写道:

楼主太不道德!这明明是我好朋友的电话号码,怎么就成了灵异事件呢?我的好朋友已经去世了!希望楼主能发发善心,赶快删掉这个帖子,否则后果自负!

此帖一发出后,后面一大堆的跟帖,甚至还有网友人肉出了楼主的个人资料。

光标依旧自行地向下移动着,帖子的最后是完整的楼主资料。那上面竟然是我的照片!关于我的一切,被完完整整地贴在了上面!

我猛然间想起,那是几天前的一个下午。

我们平时接到最多的不是报警电话,而是恶作剧。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打来电话,以调戏我们为乐趣。

那天我心情并不好,再加上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。电话打进来的时候,同事还没有来接班,我接通后是个女人的尖叫,我以为她遇见了什么困难。但却听了她一顿的牢骚,抱怨社会抱怨家庭。

我一开始耐心地劝解,她却变相地辱骂我。我挂了电话,她又接二连三地打回来。

我只是为了报复,发泄自己当时的怨气。我将她的电话号码抄了下来,回到家发了一篇恶作剧一样的帖子,没有想到她会因此而自杀。

我懊恼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不敢相信因为自己的不负责,导致了惨剧的发生。门外静悄悄的,我站起身冲着四周大喊:“来吧!来报复我吧!是我害了你!”

“没关系,来陪我。”那个女人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。她紧紧贴在我的背后,双手控制着我的身体,我像是一具提线木偶一般被她掌控。

我机械地走到了窗台边,窗户大开,我看到那个女人就站在楼下,冲着我微笑,她似乎在召唤我。

我对着她浅浅地笑了,慢慢闭上眼睛。

7.报 复

“大姐,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缺德了。”一个民工打扮的男人,提着一桶油漆,在楼道的墙面上肆意涂抹着。

女人猛踹了他一脚:“我们哪有这屋里的女人缺德?她硬是把我好朋友逼死了,还不得让她受受罪!这都是她自找的!”女人恶狠狠地冲着防盗门“呸”了一口,使劲在墙面写着字:请把手机借给我。

共 11 条评论

一开始俺听着你在赶往公交车的那个地方的起点站,就遇到了那个所谓的疯子,然后公交车到达了你的终点站之后,你又遇到了那个所谓的疯子,俺就猜测,这绝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在你乘公交车的起点站的地方,又很快就赶到了你乘坐公交车的终点站,这又不是鬼,那又会是啥?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灵异事件发生吗?你不就是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吗?那后来又怎么样了呢?那个所谓的疯女人,实际上就是暗指那个已死亡一周的女鬼,他不是要报复人吗?后来结局又如何呢?哦…俺又看了一下你的标题,原来是你转发的别人发的这淋浴的故事,那后来这故事的结尾是怎么的呢?那个所谓的疯女人那个女鬼,最后又是怎么的呢?怎么就没有下文了结果的呢?嘿嘿好玩。嘘嘘

0 

那个展开完整的内容里面不是有还有一段内容吗?

墨纸一笔画惆怅 [楼主] 1年前
0 

查看完整内容 按钮。点击一下这个按钮,然后进去还有一大段内容,那里就有他写的结局。

哦…那个查看详细内容的按钮,俺点了一下,说了半天是没听完呢?嘿嘿好玩

墨纸一笔画惆怅 [楼主] 1年前
0 

是的,有些内容太长的话,它就会隐藏起来,然后点开才能看完整内容。

哎呀,不错不错哦,希望楼主能多发一发这种小说哦,不错哦

墨纸一笔画惆怅 [楼主] 1年前
0 

我是看到了就发,也要等人家更新,哈哈。

听着还挺刺激的,希望楼主能到时候再发一次

0 

这个挺恐怖的。

0 

这是个什么情况?他好朋友难道是鬼吗?怎么可能在他坐公交车的起点站上车,然后刚到终点站又出现,我觉得那个报复他的人应该是他的好朋友对吧。还有最后那个女主是不是死了?

0 

不过这个女主也着实是有点唉,不想说了。

添加一条新评论

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去登录